创意 创新 创造 伯奇文化注入城市大沥

市民在看2013“伯奇杯”中国创意摄影获奖作品展(记者 訚洪 通讯员 冯志刚 摄)

他在科学领域所取得的成就,给中国近代科学增了光,康有为、郭嵩焘、陈灃等人对其赞赏有加。而其成就也不亚于上述其他人,是当之无愧的南粤先贤。

他便是成长于南海大沥的邹伯奇。他的一生不曾踏出岭南一步,与各地同学之士书信往来频繁,但不少却缘悭一面;曾国藩力邀他去上海任教,他均委婉拒绝;朝廷两次请他到北京同文馆任职,他均辞而不就。邹伯奇和官方的惟一接触,是在1864年受聘主持广东的地图绘制工作,绘制了大量地图。五年后,他无疾卒于南海学宫修志局。

淡泊名利、志向高远,从小立志做学问,心无旁骛,潜心于钻研科学——这些足可见邹伯奇淡泊宁静、志虑忠纯、创新图强的精神。这对于新大沥打造“产业新城、商贸重镇、时尚之都”,同样有着很好的现实意义。大沥镇首届伯奇文化节于上周正式启动,接下来将通过系列的活动,弘扬伯奇创新、执着的精神,进一步推动城市大沥的改革创新。

邹伯奇是近代科学先驱和广东历史文化名人,曾独立制造了中国第一台照相机和参与测绘画出第一张有经纬线的中国地图,且对天文学、数学、光学、地理学等研究造诣颇深,获“中国照相机之父”“中国近代史百科全书式人物”等美誉。

1839年,21岁的邹伯奇参加了南海举行的督学考试,监考的是著名书画家、广东学政戴熙,他对邹伯奇的应试文章极为赞赏。但是,邹伯奇并没有藉此走上“学而优则仕”的传统人生道路,而是另辟蹊径,醉心于科学研究和实验。因此,他在考取秀才后就不再参加考试。

邹伯奇的学识和人品,得到了清廷高官的重视。1864年,主张开办洋务的改革家郭嵩焘出任广东巡抚,成立广东地图测绘局,邀请邹伯奇等人负责测绘专事。郭巡抚了解到邹伯奇 “立心纯实”“德性坚定”,认为“只有这些不喜欢浮夸奢靡的人才,才能克服好大喜功、沽名钓誉的习气,而开严谨踏实、认真负责的风尚”。他说在广东从政两年,所见到的厚积学问、出类拔萃之士,勤于实践而忠厚实诚,坚持搞学问研究的人只有两个,其中一个便是南海秀才邹伯奇。

声势显赫的洋务运动领袖曾国藩,也同样久慕邹伯奇的人品和才学。在上海创办近代第一个军工企业——江南制造总局时,曾国藩嘱人邀请邹伯奇到上海任职,校订所翻译的西方科技著作,招收门徒讲授数学。两次诚恳邀请,邹伯奇皆委婉拒绝。

1866年,北京同文馆增设天文、数学等科。郭嵩焘推荐邹伯奇“专精数学,请把他安排在同文馆任职”,向皇帝保举。后来他再次推荐“官生员邹伯奇、李善兰赴同文馆差委”。同治皇帝两次下圣旨召邹伯奇赴京任教员,可他却两次借身体不适而“坚以疾辞”不就。

在 “伯奇故里”大沥镇内,至今还流传一段关于邹伯奇的佳话。一天,邹伯奇一身粗布衣,手持一根长杆烟管,一身清贫打扮,步行50里路到九江拜见岭南大儒朱次琦。当时朱次琦正在上课,其学生看见邹伯奇落魄穷酸的样子,禁不住哄堂大笑,而朱次琦却恭敬地将邹伯奇迎过来,当上宾款待。这让学生们议论纷纷,待邹伯奇落座安顿好之后,朱次琦才向学生们宣布,来客是有名的科学家邹伯奇。得知邹伯奇是步行50里路前来,朱次琦及其学生更是肃然起敬。

曾有研究邹伯奇的学者评价:因为远离官方的科研体系,作为乡绅和本地书院学长的邹伯奇其实给自己创造了更为广阔的思维空间。其实,他清心寡欲,志向高远,视科学研究为专笃使命,就像他的字“特夫”一样。因此,不赴科举、不迷官场、恬退自甘的邹伯奇,几乎钻研了光学、力学、物理学等自己能够涉猎的任何一门学科,并均有所成。

跋山涉水、穿街走巷,邹伯奇最后累倒在工作场地。逝去那年,他才51岁。对于一位科学家来说,这个年龄往往是一生中最鼎盛的时期,他却在这个年龄告别人们,巅峰陨落如璀璨的流星,光芒注定在人们惋惜的眼光中永驻。

如今在黄岐泌冲的伯奇公园里,有为纪念他诞辰180周年而塑的铜像,有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题写的“伯奇铜像”行书大字,也有陈列文物和史料的“伯奇纪念室”。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邹伯奇用自己创制的摄影器自拍的照片及题诗:“平常容貌古,通套布衣新。自照原无意,呼之如有神。均瞻留地步,觉处悟天真。樵占鳌峰侧,渔居泌水滨。行将年五十,乐道织纤尘。” 邹伯奇津津所乐的“道”——科学之道、创新之道和为人之道,仍然是当下的时代所急需的,这也是大沥镇举办伯奇文化节的背后意义之一。

12月18日晚,2013“伯奇杯”中国创意摄影展开幕,大沥镇首届伯奇文化节也同时启动。这是首次以伯奇命名的大沥文化节,接下来将通过系列的活动,弘扬伯奇创新、执着的精神,推动城市大沥的改革创新。

细细挖掘伯奇精神,不难发现其特征与大沥不同群体身上的特质有契合之处。如今年引起各方热议的沥商群体,其特质与伯奇精神有很多一脉相承的地方。不同于北方的“红顶商人”,“出身草根”几乎是大沥所有商人的特色,这也决定了其低调和稳健的行事风格。纯粹走民营经济路子,大沥商人群体始终怀着对实业的执着。

实际上,在沥商等大沥各种群体的身上,均能折射出伯奇精神的淡泊踏实、志虑忠纯等光芒。这种精神的代代传承与不断发扬,使得大沥人始终将自己的命运与本土的发展绑在一起,从而更愿意在大沥转型的进程中担当主力。

无论是伯奇精神,还是沥商特质,都是新大沥实现新梦想不可或缺的。大沥从把伯奇杯办成在全国小有名气的摄影展,到以伯奇之名开展文化节,得到了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邓伟根的认可。他说,邹伯奇所具有的创新、执着的精神,在文化、城市、产业、环境升级等方面都是非常需要的。

据大沥镇相关负责人介绍,首届伯奇文化节将持续一年时间,期间大沥将重点挖掘伯奇文化,如成立伯奇文化研究协会,设立伯奇创新奖和伯奇公共文化扶持基金,研究举办伯奇创意城市文化设计大赛,并逐步铺开“伯奇会馆”等各类载体建设,以支撑伯奇文化的落地。(记者 赵艳丽 撰文李翠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