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格赌上一切打造的新球场 给阿森纳带来了什么?

有漂亮的新房,是所有中国人的执念,对于一支球队来说也是如此。温格为了帮助阿森纳实现这个梦想,赌上了自己能押出的所有筹码。

时光回到2002年,那时的阿森纳是英超双雄之一,他们能够和曼联在英超进行争霸,并且还时不时的拿到英超冠军。但温格和当时的阿森纳高层并不满足,因为他们的主场海布里球场不够新,不够大,也不够现代。

海布里球场是1913年建成的,如果翻新这个球场的看台,座位将会少于4万个,这样一座“老破小球场”,不管怎么看,都成为了限制阿森纳成为顶级豪门的绊脚石,所以为了阿森纳未来考虑,温格和当时的枪手董事会推进了新球场计划。

但在寸土寸金的伦敦,买一块地建造一座新球场,想想都知道有多么的烧钱。一组简单的数据就能说明问题,2002年时,阿森纳一年的营收也才1亿英镑左右,据温格透露,阿森纳建造酋长球场的总花费为4.28亿英镑(英媒称是3.9亿英镑)。由此可见,温格和当时董事会的决心有多大,他们赌着巨大的风险,力排众议推进了新球场计划。

为了推进新球场计划,阿森纳自己筹集了1.3亿英镑资金,并且还向银行贷款了2.6亿英镑。为了获得相对低利息的贷款,阿森纳通过对英国的机构投资者(银行,保险公司和投资公司)发行债券,把2亿6000万英镑的债务转为了长期债券。 其中的2亿1000万是2031年到期的固定利率债券。另外的5000万是浮动利率债券,还款期限是25年。这些贷款都用于建造新球场。

阿森纳在2006年还借了另一笔钱,金额达到1.35亿英镑,用于将海布里旧址打造成公寓出售。这笔贷款到2010年到期。至此,阿森纳的债务就理清楚了,总额高达4亿英镑左右。

在2006年到2010年之间,阿森纳的还贷压力最大,每年高达5600万英镑。在这之后一直到2031年,阿森纳每年偿还本息大约2000万英镑。

这样还款压力大吗?答案是非常大。举个例子,阿森纳05/06财年的营收仅仅为1.37亿英镑,而接下来的四年,阿森纳必须保证每年拿出5600万英镑来还贷款,压力可想而知。于是,阿森纳被迫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卖队长。

为了偿还大笔的贷款,阿森纳迫不得已,开始牺牲球队战力,以出售球员来换取资金。从2005年开始,阿森纳成为了其他豪门的“人才市场”,维埃拉、亨利、加拉、法布雷加斯、范佩西、纳斯里、阿德巴约、图雷等人,相继被阿森纳出售,要知道,他们可是同时代大名鼎鼎的球星,放在其他球队,他们绝对会被当成基石来对待。

被阿森纳出售的这些球星中,有不少甚至是阿森纳的时任队长,从这里就能看出阿森纳为了凑钱有多么的“丧心病狂”。

不仅如此,阿森纳在开源的同时,还在节流。制定工资帽,30岁以上球员合同一年一签,如此严苛的政策,逼走了很多大牌球星。纳斯里、图雷、克里希、阿德巴约等人,都在离开阿森纳后拿到了远高于阿森纳薪水的合同。

在转会支出方面,阿森纳也过足了苦日子。一组让阿森纳球迷足够心酸的数据是,从酋长球场开建的2003年,到阿森纳需要还清海布里房产建设计划贷款的2011年,阿森纳净转会支出只有区区2100万英镑。8年才投入2100万英镑,这对于一家豪门球队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对比同期的英超土豪们,传统的英超强队曼联、利物浦、热刺,那8个赛季里,他们的转会费净投入都超过了1亿英镑。而切尔西和曼城更是砸出了超过4亿英镑,抠搜搜的阿森纳能在这期间踢出好成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乎,阿森纳从04/05赛季拿到足总杯冠军后,经历了长达9年的冠军荒,直到2014年,阿森纳才又一次拿到足总杯冠军,终结了这耻辱的无冠史。在这期间,温格受尽了嘲讽,也承受了从不败夺冠到长期无冠的失落。这些都是他推行新球场计划带来的“苦果”。

问题来了,阿森纳付出如此之大代价推行的新球场计划,是否给阿森纳带来了足够回报呢?从经济层面来讲,答案是肯定的。

阿森纳2006年搬入酋长球场。之前的05/06赛季,阿森纳的收入是1.37亿英镑,当赛季阿森纳的薪水总额是8300万镑,薪水占到了总收入的 60%,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迹象,因为阿森纳的工资收入比碰触到了公认的危险红线年阿森纳搬入酋长球场后,阿森纳比赛日收入大增,06/07赛季财报显示,当年阿森纳比赛日增长了5500万英镑收入,所以阿森纳总营暴增达到了2亿英镑。阿森纳的薪水虽然从前一年的8300万增长到了8970万,但工资收入比下降到45%的水准,这是非常健康的标准。

到了2014/2015赛季,阿森纳的比赛日收入高达1.004亿英镑。这是什么概念呢?同一财年里,阿森纳是足坛比赛日收入最高的球队,皇马、巴萨、曼联、切尔西等豪门,比赛日收入都不及阿森纳。

每个赛季至少5500万英镑的比赛日收入增量之外,阿森纳还从酋长球场冠名权方面,获得了不菲的收益。而这一切,显然都是新球场的功劳。

到了2018/2019财年,阿森纳的收入已经达到了4.46亿欧元。这时候你会发现,阿森纳接下来11年里,每年需要偿还的2000万英镑本息并不算高,阿森纳也不难完成。枪手最苦的日子显然过去了,酋长球场开始成为阿森纳稳定的“现金奶牛”。

阿森纳新球场计划最难的那些年里,温格无疑是最受煎熬的,他需要精打细算,他需要背负骂名,他甚至忍痛拒绝了皇马的邀请,更是在执教生涯最黄金的十多年里,无缘主流冠军。但这所有的牺牲,换来的却是一座现代化的球场。

回想这段苦日子,温格至今心有余悸,他坦言:“那简直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一次噩梦,我认为我们要么是非常勇敢,要么就是完全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