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抗美援朝战场走向国庆阅兵方阵的轰炸机射击通信员刘伯奇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得到了祖国人民的全力支持,一场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在全国展开。

地处三秦腹地的户县也不例外,“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和标语随处可见。

正在读书的刘伯奇热血沸腾,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奔前线,与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并肩战斗。

个子矮,验兵时偷偷抬起脚跟,终于如愿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军7师20团1营三连当兵,部队驻扎在甘肃武威地区的高台。

随后,冒着风雪严寒,经过300多公里的车运和100多公里的徒步行军,于2月7日进至朝鲜黄海道谷山郡天仪洞地域集结。

刘伯奇所在7师接替志愿军第47军141师的防务。当时,朝鲜停战谈判正在进行,驻守铁原郡上蒲坊的20团阵地,时常有激烈的战斗进行。

六月的一天,他在一个叫鬼谷洞的坑道口执行任务,敌人的一颗子弹打来,击中了他的腿部,受伤严重,被四个战士抬下阵地,到另一个稍微靠后的坑道治疗。

谁知第二天,当他伤口诊治稍有好转,却从医护人员口里得知曾和80多个战友坚守的坑道,被敌人飞机狂轰滥炸,坑道口坍塌,战友们全部牺牲,其中就有抬自己转移的四个战友。

还有一次,部队夜间行军,他所在连队奉命从先头部队改为后续跟进。没过多长时间,敌人打来照明弹,先头部队行踪暴露,接着便是敌人飞机狂轰滥炸,兄弟部队损失惨重,许多战友牺牲了。

几十年来,每次给亲人们讲到这些战斗经历时,他都会热泪盈眶,深深怀念牺牲的战友们。

他常说:“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幸运多了,今天的幸福全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呀!”

1954年8月,部队招录空军战斗员,在众多应招的战士中,全师就他一人脱颖而出。

1954年8月至1956年4月,他先后在空军预科总队、第一航空学校学习,他刻苦努力,获得射击能手称号。

他曾飞过三种机型,分别是杜—2、伊尔—28、轰五战斗机,总计飞行1301次,飞行时间740.51小时。

从这位老人几十年保留飞行记录完好如初的事实,我们看到了一个军人的情怀与细心。

他先后在空十师廿九团三大队,廿八团一大队,卅团三大队,十师廿八大队、廿九大队工作。

让他最难忘的是在武功一次执行飞机试飞任务,当飞机升至万米高空时,突然机舱顶盖爆裂,机上三名乘员全被气浪击昏,飞机失去操控,自由下降,命悬一线米左右,飞行员首先苏醒,这是个老飞行员,技术精湛,凭借长期积累的驾驶经验,掌控飞机安全着陆,飞机保住了,三人得救了。

十八年的从军经历,他最难忘的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最珍贵的是战斗中结下的深厚情谊。

张广先、李德发、徐生保、邢克明、赵四、焦尚恕、崔秉义和玉贤、继志、忠孝等战友。

这些战友,不知今在何方?如若健在,也都是八、九十岁的耄耋老人了,刘伯奇老人很想念他们。

在老人的百宝箱里,还有十多封八十年代战友们的来信,如今读起来,声声问候,丝丝眷恋,依然觉得昔日战友,情义绵绵,十分宝贵。

刘伯奇从军十八年,令他最为自豪的是1959年国庆十周年,他作为空军轰炸机编队的一员,戴着航空帽,身着航空服,坐在机舱,以战斗的姿态,接受了毛主席的检阅。

这次阅兵,共有165架国产飞机飞过,有轰炸机、歼击机,刘伯奇所在机组是一架轰五,机上共有三人,一名飞行员,一名领航员,再一名就是他射击通信员。

虽说他的机舱在机尾,但依然能感受到广场的热烈场面,心里想象着毛主席和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城楼上看到他们飞机飞过时那种兴高采烈的样子,还想到了毛主席笑眯眯地挥手示意,心里美滋滋的。

参加了阅兵典礼,刘伯奇学习更用功了,工作更勤奋了,他要用更加优异的成绩报答首长和组织的信任,回报党和人民的检阅。

至今他还保留着受检时佩戴的航空帽、耳机、话筒,珍藏着阅兵指挥部颁发的纪念章和参阅证书。

是的,刘老的想法没错。开国大典,受阅仅有17架飞机,全是外国造。建国十周年,受阅飞机165架,全是国产的,新中国的日益强大,在此可见一斑。

一个农民的孩子,从乡村到部队,从西北到朝鲜,从陆地到天空,由受苦受难受人欺负到堂堂正正的国家主人,个人成长的经历,不正是对社会主义祖国的美好赞誉吗!

1969年6月,身为部队参谋的刘伯奇复员回到家乡,已经随军的妻子儿女也回到了农村老家。

生活暂时遇到困难的刘佰奇,在农村呆了一段时间后,托人来到了户县邮电局工作。

部队从事空军通信工作的他,凭着熟练的通信技术和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在邮电局很快成了一位能干的技术骨干,被人们称为“活字码”。

1987年,部队落实政策,将他重新按干部转业,补发了转业证,恢复了部队时的十九级工资待遇,爱人和四个孩子的户口也迁到了县城。

1995年5月,刘伯奇光荣退休,与老伴快快乐乐欢度着晚年生活。没想到,2003年,他因脑梗塞生病住院,恢复还算不错。

儿女们很孝顺,想尽办法为他诊治,到处寻医问药,购买康复器械,每天帮他锻炼、恢复身体机能,很快有了明显转变。

无论在哪个儿子家,儿子经常拉着他去公园遛弯,到古会上散心,还常到街道里转转,虽然行动不便,却能常出去看看,心情好,身体也慢慢好了起来。

这个媳妇人勤快,能吃苦,家里家外,时常收拾得干干净净。还在院子种了许多蔬菜,有韭菜、西红柿、豆角等,一家人吃都吃不完。

平时,大儿子骑电动车拉他父亲出去散心,一旦有事忙不过来,儿媳便拉上去逛,真难为了这俩口子!

说到这,老人家感慨地说:要不是孩子们孝顺,老伴的身体恢复不到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精神。

老刘患病十七年了,不容易。今年八十六岁,脑子依然清晰,说话还很清楚,记忆力仍然较强,除了耳有点背,腿脚不灵便,与一个健康人没啥两样。

正说着,大儿子拉刘老去单位交党费回来了,此时正在忙家务的大儿媳赶忙上前接父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